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揭开“假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的真相

“假藏传佛教”修男女双身法,不是佛教!

 
 
 

日志

 
 

太虚大师对藏密的整体态度  

2010-10-15 10:15:00|  分类: 您所不知的密宗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虚大师对藏密的整体态度
太虚大师早期,希望久已失传的唐密再度复兴起来,等到后来西藏的密宗传入汉地,对显教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太虚大师在研究了藏密的教义以后,却转变为矫正藏密的流弊,由“冶铸中密论”而转向“摄密归禅论”。因此,太虚大师,对于藏密宗的态度,是有着前、后期的变化的!对于藏密,太虚大师所推崇的不过是宗喀巴的宗教改革,强调戒律。如太虚大师在《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中说:
“密宗之概史溯密宗(唐密)之入支那(中国)也,其最盛时,莫唐代若焉!当开元三大士来华,一时君相,礼敬如佛,尊崇之诚,弘扬之力,可谓已极!乃行世未久,忽遭武宗之摧残,……降迄元、明之际,亦有所谓密教(藏密)者,则非复开元之旧,蒙藏红教传来之另一种耳;其异唐密,更不知相差几千万里矣!盖当时所行者,实师承于西藏喇嘛,而斯时西藏之红教,以发思巴帝师之力,随元军远跨西欧,所至传布,于是传之也滥而习之也杂,以讹传讹,愈趋愈非!戒律废弛,腐败已极!故迄洪武之禀国钧也,目击其弊,毅然禁传。即在西藏,明初亦由宗喀巴准教理戒律改为黄教,乃有相承至今之蒙藏密教,否则、亦断灭久矣!”

太虚大师出于改良藏密以及时势等原因,虽然初时对于藏密也不乏赞语,但是却对于藏密之徒不守戒律,曲解显教的教义,对于“即身成佛”等等密法,都有专门的批判、指正。略举例如下:

1、太虚大师批判藏密的喇嘛不守戒律,喝酒吃肉。如太虚大师在《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中说:
“复次、如藏蒙喇嘛之来华传密也,形服同俗,酒肉公开,于我国素视为僧宝之行仪,弃若弁髦!提倡者迷著既深,先丧其辨别真伪是非之心。……又、世间俗人肉食则劝令茹素,而妄称为活佛之喇嘛辈,则日非杀生不饱,且谓由杀生可令解脱。呜呼!此非印度杀生祠神之外道耶?若然者,则彼喇嘛应先互相杀害以成解脱,或迷著盲从者应先请喇嘛杀而食之,何尚腼颜食息人间也?噫!长此以往,密法之真制未窥,妙果未获,而佛制祖规之尊严扫地,遗害人心,深堪危惧!”
太虚大师此一段文章,对于西藏密宗以喝酒吃肉杀生当作修行的邪见,以幽默诙谐的语气讽刺说:“如果杀生可以令被杀者解脱,那么喇嘛活佛们,应该互相杀死对方,来解脱,盲目迷信者,应该到上师那里,请上师将自己杀死,以达到解脱的目的!”

2、太虚大师,明确地批判西藏密宗黄教所讲的显教理论,颠倒错乱!密宗之徒,往往鼓吹:显教是密教的基础;显教是中学生,密教是大学生。可是密宗黄教的“至尊”宗喀巴却不懂显教,曲解显教的理论。1936年7月太虚大师为《密宗道次第论》(克珠杰著,见《宗喀巴大师集》第五卷,法尊法师译,民族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作序。太虚大师序言中明确指出:
“(密宗黄教宗喀巴)于佛所转法轮,既采《解深密经》三时之说,又以第二时为最上,显违经教,似有未妥……以《楞伽经》《华严经》等入第二法轮,尚应抉择。密续之作部、行部,可统于瑜伽部。瑜伽部亦有其统,略同东密、台密之两界。然无上部对瑜伽等三部有何统属关系?且五金刚并立,虽可以《集密》统大威德、欢喜、胜乐,但时轮又如何关摄?故似多头而缺乏统一组织。”

太虚大师在序言中,一针见血的指出:对于世尊前后共三转法轮所讲的“阿含、般若、唯识系列经典”,西藏密宗黄教的宗喀巴,在《辨了不了义善说藏论》中,虽然也承认《解深密经》里面世尊所说的前后三转法轮的观点。但是,宗喀巴却认佛陀第二转法轮般若系的经典为了义,认为第三转法轮所说的唯识系经典为不了义经,又将《楞伽经》《华严经》等了义经典归纳到二转法轮的不了义的经典中,明显违背世尊在《解深密经》里面判第三转法轮的经典为了义的观点。如《解深密经》无自性相品第五说:“尔时胜义生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初于一时在婆罗痆斯仙人堕处施鹿林中。惟为发趣声闻乘者。以四谛相,转正法轮。虽是甚奇,甚为希有。一切世间、诸天人等,先无有能如法转者。而于彼时,所转法轮。有上有容,是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以上说初转法轮所说的声闻法为不了义)。世尊。在昔第二时中,惟为发趣,修大乘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以隐密相,转正法轮。虽更甚奇,甚为希有。而于彼时,所转法轮。亦是有上有所容受。犹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以上说世尊二转法轮所说的般若系的经典为不了义)。世尊。于今第三时中,普为发趣一切乘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无自性性。以显了相,转正法轮。第一甚奇最为希有。于今世尊所转法轮。无上无容,是真了义。非诸诤论,安足处所(以上说世尊第三转法轮的唯识经典为了义)。”
故太虚大师在《密宗道次第论》的序言中明确地指出宗喀巴的判教“显违经教”。因此,黄教宗喀巴所解释的显教理论,将了义说为不了义,将不了义说为了义,已经从根本上曲解了经典的意旨,显见宗喀巴并不真正懂得佛教的经典,西藏密宗黄教在这个错误的基础上所说的“显教佛法”,焉有不悖佛理之处?

3、太虚大师破斥黄教宗喀巴一派的“中观”邪见。
西藏密宗各派虽然都推崇圣龙树菩萨,尤其推崇龙树的中观学说。可是他们却不理解龙树菩萨所说的中观的意旨,因此密宗历史上出现两个中观派别——应承派“中观”、自续派“中观”,自续派中观和应承派中观观点相左,两派都声称自己对于龙树菩萨的中观的理解是唯一正确的,因此而吵得不可开交。印度密宗应承派中观的代表人物——月称,是黄教宗喀巴最为推崇的印度应成派“中观”大师,宗喀巴亲自著书《入中论善显密义疏》讲解月称的《入中论》,乃至月称的邪著《入中论》是黄教必学的“五部大论”中最核心的论著。月称在邪著中公开的否定佛陀所讲的唯识经典。
故据《太虚大师年谱》记载,当年法尊法师将月称的《入中论》翻译成汉文,太虚大师阅读以后,专门写作《阅<入中论>记》,对其中的错误观点进行批判,破斥月称的“中观”学说。《太虚大师年谱》如下:
(1943年)十月四日,(太虚)大师《阅<入中论>记》脱稿。月称之《入中论》,法尊于三十年译出,大师曾为删润。是论高扬中论空义而专破唯识;大师不忍唯识之被破,乃明唯识而一一反难之。评《入中论》为:“功过互见而瑜不掩瑕”
这就是说,在民国三十二年,太虚大师的弟子法尊法师译出月称的《入中论》。在《入中论》译成汉语以前,汉地的佛教界只知道《入中论》是密宗很有著名的一部论著,但是都不知道《入中论》所讲的内容。等太虚大师阅读《入中论》后,见月称这部“大论”,却是以应承派观点,专破世尊所说的唯识经典的;不得不连夜著作《阅<入中论>记》,明“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之理而一一反难之。太虚法师在文章中如是评判月称的邪著《入中论》:
“由此可见《入中论》于别大乘法亦非不具,但于台、贤所谓圆教之义,则尤逊一筹耳!”
“(《入中论》)由于大乘法契悟者咸成了义,不应仅执契一类机所说之空独为了义而摈他说,遮闭圣教诸多胜方便门。则虽能开显一派宗论义,亦将功过互见而瑜不掩瑕矣!”
“除自所宗中观论外(除月称所曲解的《入中论》以外),概谤余宗为乱造之理,如外道邪教,则应除所宗中论外更无五乘、三乘、一乘等之佛法!此种褊狭之胸襟,实出部派之恶诤……犹使中国之佛徒不习印度部诤者,竟莫能想像其何以横恶如此!习印度部诤者,乃知大毗婆娑丑诋大天具造五逆,而分别功德论则推崇为唯一菩萨,过情失实,乃其斗诤惯风;印度之佛法由此而衰灭,不足惊尤不应学也!”
“则知(月称写作)《入中》破他(世尊的唯识经典),但为舌辩游戏,无当正悟,乐著内诤,卒难独占全胜,徒令外道乘隙,尽灭佛法,故诸佛子应不为此!”
太虚大师在著作中明确地指责月称的《入中论》诽谤世尊的唯识经典,只是舌辩游戏,无当正悟,最终令印度的佛教毁于外道之手。西藏密宗之徒,每每鼓吹“显教是学密的基础”。西藏密宗之内,最强调学习显教理论的是西藏密宗黄教的宗喀巴,对于如是违背佛教经典的邪著《入中论》,却当作最究竟最了义的“中观”来学习,由此密宗宗喀巴所说的“显教佛法”理论的正确性,可想而知了!

4、太虚大师破斥密宗的“即身成佛”
密宗的修持中,“即身成佛”被标榜为密法修持中“独具之胜义”。西藏密宗最夸耀的就是以男女双修之无上瑜伽来“即身成佛”了,这对于佛法修行者来说,无疑都是极具号召力的,但是密宗的“即身成佛”却是违背佛教经论的。
(1)太虚大师在《论即身成佛》第二部分“二破谬”中,破斥密宗的“即身成佛”理论时说:
“甲、破执定肉身之变相为即身成佛之谬。凡起种种方便,修诸善业而进趣菩提者,惟此五蕴身;起种种谬执,作一切非法而堕诸魔外者,亦惟此五蕴身,以一切施作,皆不离乎身故。如人能由一方法修成一种禅定起神通,即可现出种种异相,若佛相、菩萨相、天魔、鬼神相等等。而传密教至日本之空海师,相传尝现毗卢佛相,于是彼宗徒牢执此为密宗即身成佛之谬据。殊不知若定执其肉身能现佛相为即身成佛,则诸精灵妖怪亦能现此种种之神异。……可见天魔等亦能现佛相、菩萨相,若以其身现佛即是成佛,则:此魔应是佛,能现佛相故……此等谬执,混同魔外,学佛者不可不破。”
“乙、破咒印加持各身分为即身成佛之谬。密教有加持五脏六腑等身分之种种咒印,谓可使现前肉身变为金刚佛体。当修此咒印时,口诵真言,手结密印,心观字种,加持一一身分。然由此令想见此身是法界诸法聚,而法界诸法亦不外我身,固未尝非一观行方便,若即执定此身已非凡体,已成为佛——即身成佛,则为谬执。”
(2)太虚大师在《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如是评点密宗的即身成佛:
“佛寂一千年后,入像法期,乃由龙智等兴行密教,旨在修神仙咒术行,成欲界天色身──双身从盻、笑、握、抱、合,即示欲界他化自在至忉利,由上而下之五天次第,以最下之合为无上瑜伽法,依所得天色身之等流果成就佛身,故特重即身成佛。设非菩提心、般若慧,则失其为成佛之方便,故尤以发大乘菩提心、修大乘般若慧为要义。换言之,亦即再依‘天色身’为圆成大乘行果之基据也。”

太虚大师如是评点归纳密宗的即身成佛理论,并不表示太虚大师认同这个理论!
在这一段里面,太虚大师明确地说,密宗修的是外道法,“乃由龙智等兴行密教,旨在修神仙咒术行,成欲界天色身”!
西藏密宗的上师弟子,欲以这种以最下之合为无上瑜伽法,配以修神仙咒术行,成就欲界天色身。
什么是最下之合?就是欲界最粗重的烦恼——淫欲,即是西藏密宗的上师弟子所修的男女双修之无上瑜伽!故借助淫欲这种最下之合,附以气脉、拙火、明点的修证只能成就欲界的天身。
为什么太虚大师说西藏密宗的持咒、男女双修等神仙咒术?《楞严经》卷9说:“坚固交遘而不休息。感应圆成名精行仙。”

西藏密宗之男女双修,借助脉气、明点、拙火,能长时间地交媾而不射精,即是楞严经所说的“精行仙”的修法,故太虚大师说为“配以修神仙咒术行,只能成就欲界天色身”。
西藏密宗妄想用欲界天的天身来即身成佛,根本是违背佛理的:诸佛报身成佛的时候都是在色究竟天,都是在色界,不是在欲界。释迦牟尼佛在欲界成佛,那是化身示现成佛,不是报身成佛!《大乘入楞伽经》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一说:
“云何于欲界  不成等正觉
 何故色究竟  离染得菩提
……
云何欲界中  修行不成佛
而于色究竟  乃升等正觉”
因此,西藏密宗无上瑜伽欲以所证的欲界天身来成佛,实是白日做梦,哪有用外道的神仙咒术能圆成佛道的道理?

(3)太虚大师于民国二十三年在灵隐寺演讲时说:
“密宗灌顶,即身成佛,最为人所欣慕。殊不知才云直指,早曲了矣;性且不有,怎样可见?何况六大本空,身不可得,说什么即不即;五智非有,佛不可得,说什么成不成?”

5、太虚大师对藏密经典的评判
太虚大师在《梵网经与千钵经抉隐》中如是评判:
“密宗的经,所说大都甚奇诞,益后出的益怪特!如去年在北平、班禅所传的时轮金刚法,虽亦说源出释尊,然与释尊当时在印度之说法无关,乃由另一神秘的香拔拉国中相承而来,故亦非日密(日本的东密)传说之南天铁塔系所能范围。且西藏谓各经咒各有从释尊以来传承之上师,则南天铁塔或亦不过大日经之龙智、善无畏系一流的传统,甚或竟同禅宗灵山拈花、多子塔传法之取重当世信仰的一种传说,并无何正确的经典根据。”
太虚大师对于西藏密宗的评断,准确无误。例如《苏悉地羯罗经》是密宗最根本的三部经典之一,《苏悉地羯罗经》所载密教的法师作法情形如下:
“作法的基本方式叫做阿毗遮噜迦。作法时,先供养大忿怒金刚和他的眷属,作法的人,用水洒湿赤衣或青衣着身上。如作极忿怒事,用自己的血洒衣使湿,以右脚踏左脚上,面向南,一目向左斜,一目向右斜(怒目不齐),睛眉间起皱纹,紧咬牙齿,作大声音。一天分三次,取黑土涂坛(曼茶罗),或用驴粪,或驼、羊、猪、狗粪,或烧死尸灰。给坛神献赤色香花,或献青色臭花,或献诸谷麦豆之糠。于黑土地穿三角炉,一角向外,三角中间各长二十指,深十指,以烧尸灰涂之。炉底放烧尸灰或用诸糠,或用炭。又用毒药诸粪芥子及盐作成仇人形,一片片割下来烧掉。或用左足踏仇人形心上,割取碎片焚烧,或用仗鞭打,或用皂英刺遍打仇人形全身。说作阿毗遮噜迦的作用是,仇人自相分裂,或迁移到别处,或亲人相憎恨,或仇人得重病,或眷属离散,或变成顽愚。”
密宗又有治偷窃的法术。当发现东西被偷的时候,作法的喇嘛发起瞋怒,按照阿毗遮噜迦法,作护摩烧法,于地上穿三角炉,用已身血,或用苦谏木,或用烧尸残柴,放在炉中燃烧,火烧起以后,用烧尸灰和己身血继续焚烧。又用毒药、己身血、芥子油及赤芥子作成偷者形,作法喇嘛坐形上,用左手(喇嘛教徒以左手为贱)片片割折偷者形。如偷者恐怖,亲自送还偷窃的东西,便应叫他无畏,给他作扇底迦法(息灾法),否则偷者必死。作法的人不分被偷的钱物多少,企一律用妖术使偷物人身死。因此密教的妖邪残忍,只能在落后黑暗的社会里流行,在较进步的社会里是不能存在的。《陀罗尼集经》载许多用咒法,例如得钱财法说,如欲得钱财,可于七日之中,日日取古淄草茎长六指、一千八段,一一火烧并念陀罗尼咒,即得钱财。又法,如欲求别人的心爱物,可取白菖蒲念陀罗尼咒一千八遍,系在自己的臂上,向别人乞求即得。如果念咒不效,一定是有障碍。可于初八日或十五日,牛粪涂地,设饮食花果,烧安息香,取白线一条,念陀罗尼咒,一遍打一结,如是作四十九结,所有障、碍鬼神都被缚住,所求就顺利了。
对于这些伪造的经典,密宗的信徒,因为接受密宗自创的三昧耶戒,不敢怀疑经典,不敢怀疑密教祖师所说的法,无论这些经典、法有多么荒唐,因为怀疑了,就是违背三枚耶戒,死后要落入密宗自创的金刚地狱。

6、太虚大师意欲改良密宗 民国时期密教日益泛滥,随着对于藏密的深入研究,太虚大师逐渐意识到西藏密宗的危害性,意欲通过改良藏密、限制密宗寺院发展的方式,来化解密教流行对中国传统佛教的现实冲击。太虚法师在《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中如是说:
“当学日密藏密纳于律仪教理建中密。噫!我国密宗方在幼稚时代,其情形如此!而各宗受其影响所生之混乱及将来之危险,又如此!此吾人不能不思有以挽救之也。救之策维何?仍不外本予整理僧伽制度论所说,使大乘八宗平均发达,调和建设,而关于密藏者:一、当学日密、藏密、纳于律仪教理以建中密;二、密宗寺当为一道区一寺之限制。……今日本与蒙藏之密宗,殆已同昔年之红教,末流之弊,在所不免!故中国应学宗喀巴以教理戒律为之轨范,建为中华之密宗;不应一概承受也。要之、欲密宗复兴而无害有利者,当由有力比丘分子,以出家戒律为基础,以性相教理为轨范,而后饱参日密及藏密,同化而成一种中密,实为当今唯一之急务,唯一之企图。”
据太虚大师多年观察,“日本与蒙藏之密宗,殆已同昔年之红教。末流之弊,在所不免”。正是从密法流行对中华佛教传统修行范式的冲击及其流弊的深切反思中,太虚逐渐形成了“中华佛教的特质在于禅”的识见,太虚大师开始转向“摄密归禅论”。然而,由因众生的业力,在当时的实际情况来说,太虚大师想将密宗引归到禅宗,想要彻底地改良密宗,是根本行不通的。

7、太虚法师的弟子——印顺法师对藏密宗的认识
太虚大师的弟子——印顺法师,参与对西藏密宗的重要论著——《密宗道次第广论》的翻译工作,为全文作整体润色。精于做佛学研究的印顺法师,虽然说因自身的修证方面,以先入为主的邪见缘故,不能实证如来藏而否定如来藏,起到很大的负面影响,然而他在《北印度之教难》一文中,批评整体西藏密教的研究结论却是可取的:
“如罽宾(笔者注:古印度国名)比丘的作风,却是西藏喇嘛式的,把此男女情欲神秘化,把它作为修行佛法看的。他们公然的拿佛法做淫乱的媒介,掩护他们的罪行,竟然向女人要求:‘彼应与我’,要女人将身体贡献给他们,因为这是‘如来咐嘱汝’。他们伪造佛说,以为佛要女人将身体供养他们。女人在信仰佛教的热情下,听说这是佛说的,这是无边功德的大供养,又是顶好的佛法,于是乎上当了。‘如己家无异’,即是俨同夫妻。‘我住于此十年勤求,犹尚不能得是诸法:如汝今者,于一夜中已得是法’。这是什么?这就是七世纪以后,印度佛教公开而冠冕堂皇的无上瑜伽——双身法、欢喜法。从前,元顺帝的太子,起初对于顺帝在宫中,男女裸居的实行演揲儿法——秘密的双身法,不以为然。顺帝劝他,‘秘密佛法可以益寿’,于是派西番僧教他。太子试验一番说:‘李先生教我读儒书,许多时,我不省书中何意。西番僧教我佛经,我一夕便晓’(原注:见《元权衡庚申外史下》)。这一夕便晓的秘密佛法,即是‘如汝今者于一夜中已得是法’。这种男女交合的欢喜法——近于中国道家的御女术,以运气摄精为核心,当然还加上几多仪式与多少‘高妙’的佛学。在密宗,不但男人要经老师的秘传,女的被称为明妃,也得施以训练。这样后期佛教泛滥不堪的欢喜法,佛教中早已存在,此经即一明显的证据。”(笔者注:印顺指的此经是:佛预记法灭因缘的《大威德陀罗尼经》。)”
印顺法师又言:
“此种男女交合的秘术,早在佛教僧侣中秘密传授。本来,性欲与生俱来,为一般人极平常的事实。然自古以来,即有神秘崇拜的,与神教相结合。佛教本为厌离尘欲而出家者,等到佛教普遍的传开,没有厌离出世心的(人)滥入僧团,变态的性心理,不期而然的促使与外道固有的性欲崇拜相结合,构成此一夜便学会的佛法。然起初,在佛教僧团是不能公开的,被呵责的,驱逐的;即在大乘流行的时代,也还如此。如《大威德陀罗尼经》,即对此痛恨说:‘此是因缘,灭正法教’。日本的密宗,还在攻讦立川派为左道。这(双身法)要到七世纪后,才慢慢的后来居上,冠冕堂皇的自以为佛教的最高法门。罽宾佛法的被灭,隐着这一段史实。罽宾史说:佛教行者以魔术诱拐王妃,即是这样的魔术,这样的诱拐;潜入王宫也是为了此事。他们并不自以为淫乱,还自以为修证受用呢?罽宾佛教,一度断送在这般人身上。”
如是参与翻译藏密宗的根本经典密续《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印顺法师,不可谓其不懂密宗,其所作的结论,是中肯的、客观的。


结论:
早期,太虚大师出于改良西藏密宗的需要,对于西藏密宗虽也不乏赞语,尤其是因为当时太虚大师在掀起佛教的改革,故对于曾经改革密宗的宗喀巴确有推崇之处。但是太虚大师在称赞宗喀巴所领导的黄教强调持戒等的同时,太虚大师却又将黄教宗喀巴颠倒了义不了义法的错误,将密宗最夸耀的“中观”,将密宗最自豪的“即身成佛”理论一一批判了一番,而作这样的评判,稍微具有佛教常识的佛子,即已经知道——密宗黄教宗喀巴的理论体系,已经陷入完全崩溃的局面。
太虚大师早年即阅读全部《大藏经》并有所悟,就精通教理方面,近现代无有出家僧宝能出其右者!可见太虚大师对于西藏密宗所说显密理论的论断,是经得住经教的检验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